洛年

吾终归于故乡

我也能被认可吗?我也会被认可吗?

怀抱着期盼与迷茫,踏上了旅途。

     
  
直至世末来临。
 
 
下雨了。
落在掌心的温度,眼眶溢出的温度,是那么熟悉。
一直一直承担着的,追逐着的,好像都在转瞬间崩塌了。

望向灰色的天空,突然有点怀恋平时从未珍惜过的阳光。
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如果明天不会来临就好了。”
突然就好想放声哭泣。

我生活的世界,我编造的世界。
不见了。
明明这就是我的愿望,可还是懦弱的为这个卑微的自己流下了眼泪。

我将要迎来死亡。


【绿蓝】随笔

  *ooc属于我。
 
      *文笔垃圾。

  今天小绿一如往常的来到了他最喜欢的那家猫咖啡厅,但却没有和小蓝一起。相反,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姑娘。

  那女孩是家里人为他安排的相亲对象,齐刘海小个子,笑起来倒也甜,还是第三开发部的实习生。

  或许是家人真的打算催婚了,可他却想到自己家里那个冒失的,腼腆的却有着他人无法比拟的天赋的爱人。

  他轻轻笑出声来,时间不早了,恐怕小蓝和机器人都等急了。

  他带着温和的笑开口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女孩。

  “我能问你三个问题吗?”

  “当然!”这是这次相亲他第一次主动说话,女孩看起来很高兴,她笑得眉眼弯弯,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懂得电子编程吗?”他稍微俯下身摸了摸跳上自己大腿的猫,然后问道。

  “呜…不是很懂。”女孩对他的问题有些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你的身高有一米七八吗?”

  “没有啦,我只有一米五六。”女孩撅了撅嘴,又说:“一米七八太高啦,女孩子不会有这么高的啦。”

  “那,你的名字叫小蓝吗?”他又说。

  “唉…”女孩彻底明白了,她有点委屈却突然间看见了从咖啡厅的门口慢慢探出来的一团蓝毛,刚探出来又立刻缩了回去。

  “人类!”

  “机器人你怎么来了?”他撑起头,眼底明媚的笑意清晰可见,他已经看见小蓝了。

  “小蓝担心你所以我们从家里出来了!”

  “嗯。”小绿站了起来伸出手捋顺了机器人有些凌乱的衣角,然后在心中默数。

  三,二

  “啊啊啊啊!!!!小绿你不要听他胡说!这这这是程序出错啊!!”

  “我知道。”他摸了摸小蓝的头发,软软的,手感很好。

  “可是,小蓝你不是…”

  “闭嘴!”

  “好的,小蓝。”

  “小绿你你听我说真的是程序报错!!!”

  “我知道。所以回家吧。”

  “啊?”

  “小蓝小蓝!我们回家吧!”

  “好。”

  于是独留女生一人原地懵,早说嘛!我可是腐女啊!
  
  

  

【all金】神迹(1)

  *金中心向!

  *全员友情向。

  *是个短篇(大概还有几章的样子),很迷不看到最后肯定猜不到结局(我打包票!(bushi))

  *文笔垃圾(重点)

  如果可以的话就像下翻吧

  

  

  金走过了正喧闹的人流,来到他早已无比熟悉的路口。

  他抬头看了一眼红绿灯。

  “是绿灯!”少年因为这小小的幸运而雀跃,并且迅速的穿过了马路,他走着,但是突然在一棵古树旁停下来了。

  “应该是这里吧…我好像没有走错路啊…”少年小声嘟囔着,他用手轻抚着树干,那双蔚蓝如天空的眼睛四处张望着,就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金。”

  “格瑞!”少年听见身后传来的冷清声音,一转身就向自己的发小扑去。

  而来者只是微微侧过身去躲开了扑过来的少年。

  “啊啊啊啊——!格瑞!!!”少年张开了双手在半空中拼命挣扎着,努力保持着自身的平衡。但他成功的,失败了。

  他向后倒去,却被格瑞一扯给扯了回来。

  “谢谢你啊格瑞!真不愧是大赛第二呢!”少年站稳了身子,朝格瑞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大赛第二?”

  少年愣住了,什么是大赛?他好像完全没有印象。

  格瑞看了看有些呆带的金,只是垂眸,然后转身走向了自己的那家咖啡店。

  “走了。”

  “是!” 少年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却在数秒后又发出了惊呼:“格瑞格瑞!这是你的店吗?”

  “嗯。”他应着少年朝他点了点头,便走进了后厨。

  少年笑着。在小店中转了一圈,他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因为那儿能照到阳光,少年享受冬日里罕有的阳光,他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美丽的颜色。嘴角扬起的弧度,一如往常。却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少年望着窗外出神,却被格瑞的一声金拉回了世界。

  “是芒果慕斯!”少年朝格瑞眨眨眼睛,问道:“我可以吃这个吗?”

  “当然。”他答道。

  少年刚拿起勺子,却恍然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熟悉而又陌生,他冲了上去想要抓住却又抓不住。

  “哐当”铁质的勺子掉在了地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凯莉!”少年边跑边朝着他看见了身影大喊,却撞上了刚来的紫堂幻。

  “金,你怎么了?”紫堂显然有些担心。

  “凯莉是谁?”他问。

  我不记得了,凯莉是谁我见过她吗?……好像有人在跟我说话,好难受啊…

  少年突然跪在了地上,他抱住自己的头哭泣着。

  “我记不得了!我记不得她是谁!”

  “格瑞…我好像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我该怎么办啊…”

  好像沉到了深海底,无法呼吸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好难受,剩下的什么感觉有没有了…

——————————————————
对不起,我太垃圾了。
(溜了,再见。)
  

【迷宫组】随笔

      *ooc有。

     *花吐梗有。

     *文笔垃圾。(重点)

  1.离她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还有三个小时。

  

  天堂真矢一如往常地对着那朵娇艳的法兰西玫瑰说着早安,并与她共舞,看她眸中的那份倔强就不知怎的,心情愉悦了。稍微加快了舞步,对方却仍然跟的上,她的嘴角上扬。

  “嗒”鞋跟随着舞曲的结束发出清脆的声音。

  怀里的温香软玉迅速的离开了。

  天堂真矢呆愣地望着自己那只在数秒前还搂着那人的腰的手,有些失神,但她又很快开始期待今天的下午茶了!因为她喜欢的人也会来,那个把自己视作对手的——西条克洛蒂娜。

  

  2.离她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还有三分钟。

  

  “啊!来,小光张嘴!”戴着皇冠发卡的女孩子举起了手中的甜点,像是要偷袭。

  “啊?”被喊的女孩刚回过头去,就被塞了一嘴的甜点。

  天堂真矢悠闲的捧了杯她最常喝的茶,看着平日里经常上演的闹剧,正赞叹着这平淡的幸福时,她的目光就被那抹灿金色所吸引。

  而西条克洛蒂娜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别过了头,但她似乎在犹豫什么,尔后,却用小小声的问她。

  “马卡龙要吃吗?”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脸颊,她有些笨拙又别扭地向自己的对手表达着善意。

  嘴角扬起的弧度,刚刚好。

  

  3.离她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还有三秒。

  

  还未等天堂真矢说完那个“好”字,她的喉咙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她用手机遮掩住口鼻,轻轻的咳,好像吐出了什么东西。

  只见几片散落的玫瑰花瓣落于她白皙的指尖。

  “这是什么?”西条克洛蒂娜问她。

  那是天堂真矢第一次看见克洛对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花吐?花吐症?”对面的人满脸不可置信,酒红色的眸子中有的是不甘,是诧异…还有什么?

  这种…常用于网络流行小说中的梗竟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天堂真矢觉得自己有些…卑微? 思念成疾?

  “你喜欢上了谁?”

  你。但她无法说出口。

  

  4.离她死亡还有四十天。

  

  这时她的同伴都已经知道她患病的事了。

  她们百般追问,却也问不出天堂真矢的所爱之人,只能看着她沉默着,在沉默中逐渐退出了她的舞台。

  因为这时她已不能再登台了。

  

  5.离她死亡还有十天。

  

  十天,这是她最后的期限。

  她的每个器官都开始衰竭了。

  只有十天了,她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平静的等待着死亡来临。

  可平日里最针对她的那个次席,哦不,现在已经是首席了。她已经快要疯了,她的迷宫,她一直将天堂真矢视做无法超越的高峰在追逐着。

  可此时,这座高峰倒塌了,为了另一个自己都没有见过的人倒塌了。

  

  6.离她死亡还有三分钟。

  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那双紫罗兰色眼睛仍然如宝石一般平静而温柔的看着她曾触碰过的,留恋过的一切。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她最重视的人,那朵来自法兰西的玫瑰。

  

  7.离她死亡还有三秒钟。

  

  法兰西的玫瑰流下了泪,那句轻轻浅浅的“我爱你”终是被风吹散了。

  ————看悲剧的就看到这—————

  

  8.离她重获新生还有十秒。

  

  被风吹散的话语却也是吹进了她的耳边。玫瑰的泪滴入死者心间。

  “你,能不能把那句话再说一遍?”

  “当然。”

  

  
  

  

  

【言绫】随笔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骑士叫作言和。

  这名骑士呢她要去讨伐龙。

  她一个人走了很远,翻过了最高的山,穿过了那最广阔的海域,终于来到了恶龙所居住的山洞。

  结果她发现她要讨伐的那条恶龙早就死了……尸体一看就是放在洞口好久的…都臭了!

  我靠浪费我时间,那一年,骑士是这么说的。

  她刚转过身去迈开步伐打算走,就听到了洞里不时传来的一阵阵呜咽。

  于是她回过头一看,哦,是个黑头发红眼睛的小女孩在哭。

  小女孩…等等,这地方哪来的小女孩?!这这该不会是龙崽子吧…

  她好像受伤了,于是言和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小龙崽子伤倒是没受什么,但腿被卡在石头缝里了。

  实际上那石头并不大,言和只要用力一点就能把它挪开。但是这小龙仔傻不拉几的在那里哭挪都没去挪一下…

  小龙崽子一挣脱束缚就迅速的蹦了起来,她有些笨拙地朝言和道了声谢谢,然后眼泪都不擦就冲向了洞口。

  言和猜不透这只龙崽子到底打算干什么,只好紧跟着她的步伐,一起走了过去。

  只见那小龙崽子伏在言和刚刚看见的尸体身边,抽泣着一字一顿的叫着妈妈。

  言和愣住了。

  妈妈……?她有些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给了那小龙崽子一个拥抱。

  “唔?”那小龙崽子揉着泪眼望向了她。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但她觉得那孩子需要一个拥抱。

  “…我是言和”她顿了顿“我是说,你要不要跟我走?”

  小龙崽子有些犹豫,像是在思考。她突然抬起了头,跑远了。

  言和看见她在亲吻那早已腐烂的尸体,很快她又回到了言和身边。

  “走吧。”她牵住了小龙崽子小小的手。

  “嗯。”

  她们走着。

  “喂,你有名字吗?”突然,言和就这么问小龙崽子。

  小龙崽子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嘟嚷了一会才挤出来一个“绫”字。

  “嗯,我知道了。”她说完后就转过头去不再看小龙崽子了,但她仍然紧紧地牵着绫的手,生怕她走丢了似的。

  

  2.

  言和带着那只小龙崽子来到了个村庄,那是她的家乡。

  绫看着言和对大家说着我回来了,有点羡慕,心痒痒的。

  言和停了下来,她推开了面前那座木屋的门,笑着对她带回来的那个孩子说。

  “绫,欢迎回家。”

  ————————————————
  
  诈尸!

  

【迷宫组】随笔

  1.

  国王被挑落了皇冠。

  

  2.

  天堂真矢看不见了。

  她不能再去舞台上唱歌了,她无法再感受那种激昂和喜悦了,她不再是那朵高傲的法西兰玫瑰的迷宫了。

  但她却平静的像一汪湖水,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相反,一向追逐着她说着那句,讨厌的女人的西条克洛蒂娜,却近乎崩溃了。

  

  3.

  当西条克洛蒂娜得知这个消息后,推掉了自己所有的安排,第一时间赶到了她的身边。

  一路上她在狂奔,她想象出了无数种天堂的反应。

  可是,到了那里才…唯独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平静。

  这是她吗?

  紫罗兰色的眼睛仍然美丽,但却没有了焦点,她们离得很近,西条克洛蒂娜甚至能看见天堂真矢的睫毛微微颤动,但是…她的眼睛里没有了她的影子。

  这是她吗?

  那个高傲的永远站在最顶端的她?那个无论做任何事都完美到无法挑剔的首席,那个名叫天堂真矢的迷宫?

  西条的心在叫嚣。

  她想要质问她,却看见了她溢出眼眶的眼泪。

  

  4.

  “谁?”天堂真矢似乎听到了动静,她迅速的擦干了眼泪。

  但眼泪却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就像在诉说着她的悲伤。

  “我。”

  “西条同学?”

  “嗯。”

  “有事吗?”

  “C'est mon labyrinthe,Ne soyez pas triste.”质问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成了安慰。

  “Je suis toujours à côté de toi.”是的,我总在你身旁。

  “Alors, je vous prie de m'occuper de moi.”

  “好。”

  

  ————————————————

  三句法语的意思分别是。
       “请不要哭泣,我的迷宫。”
       “我一直在你身边。”
        “那么,这次就由你来追逐我的脚步吧。”

  好了,溜了。

  

  

  

  

  

【迷宫组】随笔

  *注!是原设定首席x幼年哭包克洛!

      *日常标题被吃。

     *祝观赏愉快。

      “你不会离开我的吧?”小小的女孩往天堂真矢的怀里钻了钻,她吸了吸鼻子,用仍然带着哭腔的声音问着她。

  跟女孩又很快抬起了头,似乎要把将流出的眼泪憋回去。

  但失败了。

  从天堂真矢的角度看,刚好能看见女孩子那双酒红色的眼睛中的倔强。

  女孩子咬紧了唇,有些逞强。

  “不会…”天堂真矢话还未说完就被女孩子打断了。

  “就,就算你不要我,我也能好好的活下去的。”

  “不会因为看不见你而难过。”

  “嗯。”天堂真矢用温和的语调回应着,把女孩子抱得更紧了,她用手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女孩子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我也不会想你的…绝对…”

  “嗯。”

  “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绝不会为你而流下一滴眼泪的。”女孩子用那双酒红色的眼睛瞪着她,金色的发扫过她的脸颊,让天堂觉得有些痒痒的。

  “嗯。”

  “你哭泣的脸庞也很可爱,我的西条克洛蒂娜。”

  “但我更希望你笑着。”

  

  

  ———————————————

  其实克洛的潜台词是“你不准离开。”

  (溜了啦。)

  

  

  

【言绫】水和鱼

  1.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汪湖水成了精。

  她成精的那天刚好听见两个穷秀才在说“言辞温和。”

  她就觉得呢,诶这名字好听!她“好像还没有名字,那…就叫“言和”吧。

  于是那汪湖水就急草率地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言和”

  

  2.

  言和成精以后,还是选择留在了她最初诞生的地方。

  毕竟她只是一汪湖水,哪儿也不能去,所以她留在了那里。

  孤身一人,度过了许多的年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见证了四季交替,世事变化。

  沧海成了桑田。

  而又不知从何时起,言和学会了温婉的笑;也不知从何时起,她总是能够平静地看着万物的变化了。

  湖水被蒸发了不少,也从雨中得到了不少补充。

  一切都变了,但她还是那汪湖水。

  清澈而透明。

  

  3.后来某日,一条火红的鱼冒失失的闯进了那一汪湖水。

  谁也没想到,那一闯,竞牵下了缘。

  

  4.

  “小鱼儿,你的名字是什么?”言和笑着问那条红色的鱼儿。

  “唔…我没有名字。”或许是因为言和本身水的关系,鱼儿总觉得她很亲切,于是她答道。

  “那,叫乐正绫可好?”

  “可以呀,但为什么是乐正绫呢?”鱼儿有些迷惑。

  “乐奏弦音正,绫舞醉东风。”她将目光移向了远方,所见之处皆为一片碧色。

  她摸了摸鱼儿,朝她笑。

  从此鱼儿有了名字,那是言和给她的。

  

  5.

  “阿和!阿和!”今天是鱼儿修成人形的第一天,她走得飞快直直的扑进了言和的怀里。

  言和也不说她,只是笑。

  “阿和…你会不会离开我?”

  “怎么了?”今天的鱼儿有些多愁善感?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摆出了熟悉的笑容回应着。

  “你是水,我是鱼。”她对上了言和的眼睛,朝她撅了撅嘴。

  “嗯?”

  “我离开你就会死…可你离开我甚至还清净!”

  “我不会离开你。”言和感觉到水中的波动,鱼儿哭了。

  “真的吗?”绫拉住了她的袖口,极认真的问着她。

  她恍然间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也是像鱼儿这样天真的单纯的信任着别人。

  “我不会离开你。”你是鱼,我是水。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身边,但我不行。

  我只能留在这里,如果你离开了,我只能留在这里等你回来,或者是等待下一条鱼的来临。

  可我想要你。

  湖水泛起了轻微的波动,轻轻的柔柔的拍打着鱼儿的鳞片,就像是在亲吻。

  

  

  ————————————————

  为什么言和是一汪湖水呢?大概是因为她的眼睛清澈的让我只能想到清亮的纯净无暇的湖水。

  水还是水。大概是指她变成熟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天真的相信着任何人了。

  一开始她让那条鱼儿留下大概也是因为鱼儿的天真和毫无保留的信任则任何人让她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但是…不讲了,剩下的你们自行理解!)

  溜了溜了。(是不敢@人的垃圾点文qwq)

  

【迷宫组】回头?

  “我的目光…只追随胜利者。”

  她别过头去,不愿再看愣在那里的天堂真矢。

   她不敢再看下去了,她怕自己会不忍心,不忍心继续装下去。

  我的…真矢应该永远闪烁着光芒站在最顶端,如果我是她失败的原因,那么我将离开她身边。她对自己说道。

  可她还是忍不住的回头了,她看见天堂真矢略显落寞的背影,只好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将即将涌出眼眶的眼泪又憋了回去。

  不要回头,就这样告别吧。

  这样的话,你就能回到舞台的中央了。

  不要回头,再见。

  

随笔

  1.

  『恶魔告诉了谁真相?』

  “小圆。”

  “诶!”她的眸中盛满了笑意。

  “恶魔…我是恶魔。”

  “ 我知道!”

  

  2.『神明牵起了她的手。』

  “啊,对了!焰酱,你想去看看吗?塔顶上的光芒!”

  她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神明牵起了她的手,用力一拉。就将她拉出了黑暗。

  “啊…”她揉了揉眼睛——她的眼睛已经太久没有见到光了,突然间站在阳光下让她有些不适应。

  “噗!”她看着正揉着眼睛的人就突然笑出了声来,她说道“准备好了吗?!”

  “嗯。”

  “走吧!”

  

  
  3.『塔顶上光芒多美丽?

  而我却沉入深海底。』

  从塔顶上洒下的万丈光芒照亮了世间的万物。

  逆着光的神明正朝她笑。

  光明!还是她的光明,她的心在呐喊!希望能够真正冲破黑暗。

  可是是她自己甘愿堕入黑暗的不是吗?自甘堕落,却又在深海中挣扎。

  她伸出了手,想握住光。
    
       可什么也抓不住。

  

  4.『牵绊在延续。』

  “想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我爱你。

        并且在这爱中卑微的挣扎着。

————————————————
是点文!对不起我是垃圾qwq。
(悄悄圈一下 @格尔菌